当前位置:新达气压件社会央美学生:这一次正义真的迟到了
央美学生:这一次正义真的迟到了
2022-09-22

最新进展

2020年1月13日,中央美院发出通告取消姚舜熙研究生导师资格,停止其所有教学工作。但未有任何公示文件以及责罚期限。

此前报道

2019年6月,中央美术学院47位同学递交了关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花鸟系主任、博士生导师姚舜熙违法乱纪、师德败坏等相关问题的举报。时至今日,受害学生仍未收到来自学校的公开道歉,互联网上也没有央美公开的情况说明。

图1为2019年6月联名举报信内容

图2为2020年1月11日中央美术学院官网,依然能够查询到有关姚舜熙的相关新闻

时至今日2020年1月11日公众号发文,中央美术学院仍未就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。时隔半年时间,梳理前前后后围绕此事中央美术学院所作所为,不免让人心惊,学校究竟正在隐瞒什么?又到底在逃避什么?

以上为当事学生近200天的维权心路,从中可以看央美的每一次回应都是在学生无数次推动之后。6月10号接收到举报信之后,学校15天之后做出了处理决定:

暂时停止对姚舜熙的一切教学活动。

对比其他高校同类型事件的处理速度,200天的央美速度令人称奇。

2019年12月6日上海财经大学钱逢胜性侵女学生在网上爆出,12月9日上财即公布处理结果:撤销其副教授专业技术职务、教师资格,开除。

2019年12月末,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自焚,疑似其研究生导师张宏梅压榨学生所致,南京邮电大学1月10日也已经向社会通报处理结果:

撤销其教授专业技术职务、教师资格、解除人事聘用关系。

反过来看中央美院,15天对姚舜熙暂停一切教学活动,可以视为仅为调查开始。15天的初步处理速度,居然是后续半年来针对此事的处理速度最快的一次。令人讽刺的是,同年6月份,师德师风严重败坏姚舜熙居然参加了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典礼,并与在场师生亲切合影。

央美有关负责人表示已经将其剥夺教授、博导、硕导资格的有关文件上报教育部等待审批。

令人吃惊的是,2019年9月开学后,居然在课表上见到了这位教授。据此推断,暂停教学活动的期限不到半个月(除去暑假),可见央美对此事全然不上心,或许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觉得糊弄糊弄就过去了,我们不得而知。

2019年11月1日,在学校会议室宣布了对于姚舜熙的最终处理结果:取消其硕士、博士招生资格,并终止其研究项目。从此结果可以看出:

1.姚舜熙依旧是中央美术学院知名教授;

2.姚舜熙依旧到别的学校任职;

3.中央美术学院对教授性骚扰学生的态度是纵容的。

截至今日,仍能够在中央美术学院官网看到姚舜熙的有关新闻。

以上是对于整件事情的时间脉络梳理,然后我们来还原一下姚舜熙其所作所为,为何令学生如此深恶痛绝。

图为姚舜熙

1.利用教师身份便利性骚扰女学生

2.骚扰学生导致其抑郁症

3.多年前已有前科,并且院系知晓

4.扣押学生作品

从时间推测,从他第一次骚扰学生东窗事发到今天,学校和相关院系不可能不知道,甚至后来还当上了系主任。其处理结果令人怀疑,也许根本没有处理。学校居然容忍这样一个禽兽继续教书,甚至还当上了硕导、博导、教授,令人咂舌。

而从受到侵犯学生的聊天记录也能看出其手段何其下作,本应当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,居然令人闻其名而色变。

甚至更有央美学生透露:

举bao已过半年,47位实名举bao联名人至今没有看见一份处理文书,光是口头宣布停职,暂停硕博导师的资格,时效拒绝回答。

其中三位性骚扰当事人至今也未收到一份致歉,得抑郁症的学妹在等待的半年中抑郁加重,药量加大。公众号文章发出以后,多名学生被校方约谈。该学妹曾在周日晚上快九点,被院系辅导员通知去系办公室。学妹害怕,未去办公室,发朋友圈后失联。校方通知父母,父母抵京后学妹才出现。校方多次要求学妹跟父母回家,学妹想留在北京,校方要求学妹写下生命安全保证书(写保证书时校方让学妹向领导道歉,遭到学妹拒绝),并希望她删去文章,让她停止接触媒体。

当事学生其所发朋友圈内容

更令人寒心的是,是中央美术学院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和方式:无限延长处理期限、含糊其辞,面对学生遭遇教授性侵犯,不仅不公示处理结果,居然要当事人写下保证书。保证什么?

保证以后在面临性骚扰甚至性侵犯的时候不发声吗?保持沉默吗?

2020年1月10日,当事人在网上曝出与央美学校纪委的录音。

视频戳链接

听完这一段录音,不知道会寒了多少想要报考央美莘莘学子的心。

这一次,正义真的迟到了,这种无力感让人绝望。

对不起,央美让大家失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