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达气压件国学红楼梦中元春省亲回宫是在什么时候?为何会安排在晚上?
红楼梦中元春省亲回宫是在什么时候?为何会安排在晚上?
2022-09-22

元春省亲是红楼梦里“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”的盛大场面。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元春作为贾家最尊贵的姑娘,受到上自老祖宗贾母,下至仆人的尊敬。在荣国府普遍“一颗富贵心,两支体面眼”的家风中,元春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地位,是因为,元春才选凤藻宫,成为贤德妃,为贾家带来了“国舅爷”的荣耀和福利。

成为皇帝的老丈人,这当然是无上的荣光,但是元春省亲却存在很多诡异之处,最诡异的是元春省亲的时间,从戌初才从宫里起身,到丑时三刻回宫。

翻译成现代的计时法是,从19时从宫里出发,到凌晨1点45分回宫。

戌时,在古代是夜晚的开始,所谓的几更天,就是从戌时开始算起,戌时开始,就是所谓的一更天。

也就是说,元春回娘家,是从入夜后,才开始动身,到深更半夜,又匆匆忙忙地回宫了。

晚上回宫,这真的匪夷所思,不仅读者匪夷所思,就连贾家人也是跌破了眼镜。原文说,正月十五元宵节早上五鼓时,贾母等有爵位的女眷,就盛装整队,准备迎接元春回门。

不料等了又等,等的不耐烦了,一个太监来通知:“早多着呢!未初用过晚膳,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,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。只怕戌初才起身呢!”

元春省亲,是年前就定下的,贾家当作一件头等大事来对待。

贾家人为此专门盖了一个专供元春省亲的大观园,耗资巨大。为了迎接贵妃,贾家上下连春节这样的重大节日都没好好过,王夫人、王熙凤等更是闹了个人仰马翻,原文说:“这一夜(正月十四夜)上下通不曾睡。”

贾家人通宵熬夜等待元春省亲,但人家宫里却很怠慢:“未初用过晚膳,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,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请旨。只怕戌初才起身呢!”

你看元春出宫的这个时间,吃过晚饭,又看罢宫里的灯展,实际在宫里的日常,就该就寝了,而宫里让元春此时出宫省亲,实际就是偷偷摸摸的。

那么,宫里为何会如此安排元春省亲呢?这个诡异的省亲时间,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呢?前80回曹翁没说,我们也不得而知。

但其实,如果仔细看原著的话,可以发现前80回中,除了这次大张旗鼓的省亲外,还有一个人也省过亲——那就是袭人回娘家奔丧。

袭人是荣国府的一个丫环,而元春是宫里的娘娘,她们有可比性吗?

其实你仔细对比两个人的省亲,会发现,这两个女子的经历,可能就是曹翁还原元春在宫里的身份,而特意设置的互相补充和印证的暗线——袭人的经历里,藏着元春在宫里的做下的一桩见不得人的事,元春省亲,其实就是后宫斗争的一个阴谋:

晋升贤德妃:是因为元春做下一桩见不得人的事。

元春,本来是宫里的一个女史,其实一直以来也不得宠,她能晋升为贤德妃,就连贾家人都没想到,宫里太监突然造访贾家,贾家上下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,非常惊慌。

那么,为何贾家都没想到的美事,落到了元春头上呢?我们参考袭人风光回娘家的经历去看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答案。

袭人一共两次回娘家,第一次,是在她和宝玉偷试云雨后不久,她回娘家,其实是她已经到了婚配年纪,她母亲接她回家,是商议接她回家,另许配人的事。

彼时,袭人和宝玉有了云雨之情,原文说道:“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……”因此袭人告诉母亲和哥哥,再不必起赎回的念头。

第二次是袭人母亲病重,袭人的哥哥花自芳来接袭人回家探母。这次袭人回家,王夫人不仅赏给她很多衣服首饰,还交代王熙凤酌量去办理。

王熙凤除了又给袭人一些衣服和包袱外,还特意交代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:“再将跟着出门的媳妇传一个,你两个人再带两个小丫头子,跟了袭人去。外头派四个有年纪的跟车的,要一两大车,你们带着坐。要一辆小车,给丫头坐。”

你看,袭人回娘家的排场,和元春省亲的排场,是不是很像?

而且对比元春的封号,元春封妃时的头衔是“晋封为凤藻宫尚书,加封贤德妃”。而袭人在章回目中,曹翁明确说是“贤袭人”

袭人为什么会如此风光地回娘家,是因为在36回中,王夫人偷偷地把袭人的月钱发放,从贾母处,改到自己名下,并给她提升为2两银子的月钱,这在荣国府,是姨娘的待遇。

而从后来王夫人和贾母的聊天中可知,王夫人把袭人扶为宝玉姨娘,是偷偷摸摸进行的,王夫人原话是:“不明说者,一则宝玉年纪尚小,老爷知道了,又恐说耽误了书;二则宝玉再自为已是跟前人,不敢劝说他,反纵起性来。所以直到今日,才回明老太太。”

所以从这段话中可知,袭人被晋升为姨娘,是王夫人单方面决定的,且是偷偷摸摸,瞒着贾母的。

王夫人为何要瞒着贾母,是因为袭人原本就是贾母的丫环,贾母的人。但贾母心中理想的姨娘人选是晴雯,所以袭人投诚了王夫人,这才得到这次晋升机会。

也就是说,元春在宫里突然被晋封为贤德妃,实际也是元春,包括贾家改换门庭,做了叛徒换来的。

元春半夜省亲:是在躲一个有权势的人。

袭人被王夫人晋升为姨娘,并没有向荣国府所有人公告,为什么?

正是因为彼时王夫人还斗不过贾母,她不敢公开袭人成为王夫人一派的事实,因此只给了袭人一个准姨娘的身份。

因此,袭人回娘家虽然是顶着宝玉姨娘的身份回去的,花家也是这样接待的,但是其实,袭人并没有获得正式认可,她只是一个偷摸的姨娘。

这也是为啥元春省亲,是入夜后才开始动身的原因:袭人必须把荣国府日常办的事都办完,入夜就寝后,不用再出现在公共场合后,偷摸回娘家风光一回。

元春也是这样,都得等到宫里所有公开场合的事都完结了,才偷偷摸摸省亲,为的是不让宫里一个贾母这样角色的人知道。

所以你看元春省亲的时间,从戌时,也就是一更天开始,大家都开始睡觉的时候起身,到丑时三刻回宫,丑时三刻,也就是鸡叫的时间,鸡叫之后,就天明了,马上到五更了,大家都该起床了,为了避人耳目,元春得赶快回宫了。

元春从未成为真贵妃:真实身份是奴几

元春的贵妃身份不能公开,所以你看元春在原文中,就被称为“贾妃”,实际就是假妃的意思。

那么,元春是假贵妃,她实际上是像袭人一样,是为避贾母的耳目而偷摸当的一个贵妃。

到宫里的老太妃去世了,贾母的靠山倒了,王夫人终于露出了伶俐的獠牙,向贾母坦白了这件事:“我就早已悄悄地把她(袭人)的月分钱止住,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她,不过使她自己知道……”

贾母此时看到王夫人摊牌,你说她不愤怒是不可能的,但人精的贾母自有惩罚袭人的手段,你王夫人原来就是偷摸扶袭人当了姨娘,那就一直偷摸好了,永远不让给袭人姨娘的名分,我们只偷偷知道就行:“你这不与宝玉的主意便好,且大家别提这事,只是心里知道罢了。”

也就是说,元春虽然一直被贾家称为娘娘,但是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成为真正的贵妃。

你看袭人,在回娘家省亲回来后,其实也还是宝玉房中的丫环,除了王夫人的那2两银子,没有任何姨娘的好处。

其实即便成为姨娘,像赵姨娘一样,她倒是真正成了姨娘,但在荣国府,依然只是下人,正如芳官骂赵姨娘:“梅香拜把子——都是奴几。”

芳官的这个话,翻译过来就是,一日为奴几,终身是奴几,你一个姨娘在大家族眼里,也不过一个奴几罢了。

而袭人其实还不如赵姨娘,赵姨娘好歹还是名公正道的姨娘,而袭人只是个偷偷摸摸的姨娘,更是奴几了。

其实,元春的处境和袭人很相像,她最初入宫时,并非什么妻妾,而只是一个伺候人的丫环。

冷子兴在介绍贾家时就说这元春:“政老爹之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,选入宫中作女史去了。”“女史”实际即是“女使”,在皇家眼中,元春也只是一个奴几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奴几,得了一个偷摸贵妃的头衔,贾家人便都猖狂起来,男女老少无恶不作,在通往大厦倾倒的路上一路狂奔,真是让人呜呼哀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