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达气压件社会福建爆发102名新冠感染者,行踪曝光后,全网怒了…
福建爆发102名新冠感染者,行踪曝光后,全网怒了…
2022-10-05

江苏疫情刚平复不久,福建又出事了!

9月10日,福建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一小学在对该校学生进行核酸检测时,发现有两名学生结果呈阳性。

学校随即扩大筛查范围,又发现一名学生和三名家长检测结果为阳性。

9月11日,感染人数进一步上升,当天有15名学生确诊,年龄都在9到12岁之间。

这是本轮疫情最让人揪心的地方,确诊患者很多都是未接种疫苗的孩子,属于免疫空白人群。

发现第一例确诊前,新冠病毒或许已经在该校隐匿传播了10天,一路畅行无阻。

除了学校,莆田还有另一条传播链,就是枫林镇上的一个鞋厂。

学校和鞋厂,都是人员密集场所,因此病毒传播速度也非常之快。

截至目前,本轮疫情莆田累计确诊59例,整个福建累计确诊102例。

形势比我们想象中更加严峻!

1

据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研判,目前莆田疫情形势严峻复杂,后续在社区、学校、工厂等人群中继续发现病例的可能性高。

同时,疫情也存在往其他省、市外溢的风险,8月26日到9月10日,从莆田出省的人数初步计算在3万左右。

为了尽可能缩小疫情范围,莆田第一时间采取了封锁高速、公交停运等措施。

但即便莆田反应迅速,狡猾的病毒还是偷偷跑在了前头,泉州、厦门相继出现了关联病例。

9月12日,厦门市同安区通过对中高风险区来厦人员进行筛查时,发现了第一例患者,该患者是莆田市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

同一天,厦门市第一医院也在筛查中发现了一例核酸阳性病例,随后医院紧急封闭,门急诊医疗服务暂停。

昨日,厦门新增确诊病例32例,累计确诊33例,泉州累计确诊10例。

厦门市思明区发布通告,对中华街道部分管辖区域实行封闭式管理,区域内居民只进不出,生活物资通过快递等配送。

突如其来的疫情,搅动了整个福建省,让很多人的生活都乱了套。

或许他们计划着,要趁中秋、国庆假期出去旅旅游;或许他们哪儿也没打算去,只希望能在家附近自由地活动一下。

可现在,最简单的愿望都成了奢侈。

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麟山村一个村民说,9月11日凌晨2点,村干部突然把他们叫起来去做核酸。

当时他都懵了,后来才知道原来枫亭镇有人感染了新冠,当天,他所在的村被列入高风险地区。

路封了,学校停课了,商场关门了,整个世界仿佛停止了运转。

只有人还在运转,不管活动量多小,人都要吃饭啊。

他们全家靠之前储存的食品,艰难地熬着日子。

被疫情选中的人的生活,用水深火热来形容毫不夸张,他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。

万幸的是,据专家预估,此轮疫情的感染规模不会特别大,有望在国庆长假前得到控制。

南开大学黄森中教授向健康时报披露,他的团队初步判断,在理想情况下最终感染人数会在100-300人之间。

可能外溢的“暴雷”期,应该会在9月19日前出现,若出现外溢,总的感染人数应该能控制在500例以内。

我们由衷地希望,本轮疫情可以尽快平复下来,全国人民都可以好好地享受即将到来的两个假期。

2

本轮疫情,有一个疑似的“一号病人”林先生。

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梳理的传播链条图,林先生首先将病毒传染给了儿子,儿子再在学校传染给同学,同学再回家传染给自己的父母。

而林先生之所以可能是源头,是因为他是新加坡入境人员。

林先生8月4日自新加坡从厦门机场入境,在厦门定点酒店集中隔离14天后,于8月19日点对点转运至集中隔离点,集中隔离7天后,8月26日起实行居家健康监测。

21天的集中隔离过程中,林先生共进行了9次核酸检测和一次血清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。

9月10日,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。

此时,距离他入境已经过去了38天。

虽然林先生严格执行了防疫规定,但就因为入境者身份,他和亲属遭到了铺天盖地的网暴。

有媒体报道,林先生曾“跨市流动”,到过泉州市泉港区界山镇,这一点成了无数人攻击他的靶子。

“跨市”听起来很严重,但其实,他所在的枫亭镇和界山镇地理位置上毗邻,两地车距只有十来分钟。

而且,据他在界山镇的亲属说,林先生过去,就是见见长辈、吃个饭。

他们没想到,9月10日,一条关于密接者的信息在网络流出,包括林先生亲属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。

自那天开始,他们频繁接到骚扰电话。“我的电话都被打爆了,也不知道是谁,现在有些电话都不敢接,还有人打电话来骂。”

说实话,看到林先生和家人被网暴,壹休觉得特别悲哀。

他做错了什么呢?他全程配合隔离和检测政策,只是在隔离结束后去十几分钟车程的相邻村走了个亲戚,就要被骂成祸害一座城的“毒王”?

还有人说他,明知道国外疫情那么严重还往国外跑,无知、愚蠢。

说这话的人没有想过,如果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,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,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国外?

林先生去新加坡,不是去旅游的,而是去务工。

在福建一些地方,出国务工是很常见的现象,而且常常不是临时出去,都是一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,非常辛苦。

林先生在不知道自己携带病毒的情况下,首先传染的是自己的家人,谁会比他更自责,更难过?

可现在,不仅他被骂得体无完肤,连替他说句公道话的人,也被定义为“装圣母”。

很多人问,为什么不能延长集中隔离的时间,比如直接隔离两个月?

有专家解释过这个问题,目前,存在“超长潜伏期”的可能性不大,反而在隔离点可能存在感染风险。

延长隔离时间,不仅会增加不必要的成本,对疫情防控也未必能起到积极作用。

看着这让人寒心的一幕幕,不得不感叹,真的不是每条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

有人被时代的灰尘压垮,有人因为自己的生活被影响,疯狂迁怒于无辜的受害者。

可这样的迁怒,对改变现状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只会使得人人自危,加大未来的疫情防控难度。

3

被网暴的新冠受害者,林先生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还记得那个被“全民围剿”的成都女孩小赵吗?

去年12月8日,成都卫健委通报了一例患者的活动轨迹,她是7日确诊病例的孙女,近14天去过好几家酒吧。

很多人根据这个信息,诽谤辱骂小赵是“夜场女王”“耍女”。

她的姓名、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、照片等信息都被披露出来,生活饱受困扰。

委屈的小赵之后在社交网络上发文,她说,自己并不知道奶奶确诊了,如果知道,她肯定不会出门。

至于一晚去多家酒吧,是因为她的工作就是在酒吧负责气氛和营销。

发现自己确诊后,她第一时间配合防疫部门做了流调工作,将自己的所有行踪如实地上报,以免疫情扩散。

“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攻击我,我只是不小心感染了新冠,我也是一个受害者。”

小赵说的这句话,让人无比心酸,也足够让那些网暴者陷入沉默。

针对这个事件,央视主持人海霞的一段评论发人深思:

“个人生活不该是公共话题,防疫才是公共话题,如果我们把焦点放在个人生活上,最终伤害的是防疫。

试想一下,如果一个人感染之后,因为去过某些地方,就遭网暴,那以后再碰到类似情况,还会有多少人在第一时间如实坦白呢?

我们的敌人是病毒,而不是感染病毒的人。”

没有人希望自己感染病毒,在严峻的形势面前,我们要做的是团结一致,共同抗疫,而不是自相残杀。

在这方面,广州一直是一个温暖的范本。

今年6月,广州爆发了一轮疫情,首位感染者是一位75岁的阿婆。

发病前几天,阿婆一连去了6家茶楼。

可广州网友并没有怪罪阿婆“生了病还乱跑”,而是趁机玩起了梗,并祝福阿婆早日康复。

评论区一片温馨祥和的氛围。

战疫的一个月间,广州人民没有抱怨,没有指责,而是配合工作人员,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核酸检测。

一边排队做核酸,一边排队买烧腊,艰难的日子里,也要苦中作乐。

同样的场景在广州不只一次上演。

就在上个月的8月17日,福建平潭通报了一例复阳病例,该病例曾在广州活动。

一名从印尼回国的船员,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治疗完毕并解除隔离后,在医院斜对面的便利店购物,再打车到广州南站。

回到福建平潭后,复检核酸为阳性。

壹休在广州,当时这条消息出来之后,全公司的小伙伴都去做了核酸检测。

虽然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一些影响,但没有一个人出言抱怨,网上也静悄悄的,几乎没掀起任何波澜。

在疫情常态化的今天,出现零星确诊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甚至很多时候,一个人患病,会导致整个城市的震荡。

如果是在明知自己来自中高风险区,或者已经出现症状的情况下还到处乱跑,隐瞒行程,故意传播病毒,那么理应承担法律责任和道德谴责。

但是,如果不知道自己携带病毒,每天正常地生活,只是无意将病毒传播了出去,那么,他不该受到任何谴责。

因为,这样的厄运,随时会降临到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。

他们没犯任何错误,只是不幸版的我们自己。

病毒不断变异,传播力和狡猾度都大幅提升,谁能保证,这个恶魔不会在自己身边悄悄潜伏,自己不会是那个倒霉的人?

如果不幸发生,你希望得到的,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,还是理解与宽容?

落在无辜受害者身上的每个拳头,最后都会回到我们自己身上。

自始至终,我们要隔离的都只是病毒,而不是爱。

人与人之间真诚的信任、坦荡,才是病毒的终极克星。